当前位置:首页>>本站资讯>>动态资讯

〖白鹭湾〗外公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471


外公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罗小涟在佘国纲先生“见面感恩会”上的发言
尊敬的文史馆负责同志、尊敬的佘国纲先生: 佘老,(我)九十年代开始陆续拜读了您撰写的关于外公罗辀重的书。从来没有与您见过面,但我渴望能见到您,向您表达我对您的敬佩,特别是感恩之心。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在此,由衷地感谢举办这次感恩见面会的娄氐(镇)文史馆。 佘国纲先生:您呕心沥血,默默笔耕,让湮没了大半个世纪的外公“血性”教育思想重现于世,让一位曾经蒙尘的值得大书特书的血性之人,以爱国教育家的形象重现于世,这对社会、对教育改革的重大意义在此不多述,作为外公的后人,您让迷惘困惑了大半生的我获得了巨大的精神释放,您让我敬爱的外公、已故的前辈亲人们以及敬辀重先生如父亲的老校友们终于含笑于九泉之下……这种感恩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罗小涟,是辀重先生的外孙女。是他老人家的四女罗光琭的女儿,从小过继给一生从事教育的大女儿罗光璎。我于1947年出生于湘乡白鹭湾的外公家,出生于涟水河畔。外公给我取的名字叫小涟,涟水的涟。我在外公家长到了3岁。上世纪五十年代,家国巨变,外公去世,我便随着外婆、大姨离开了白鹭湾。3岁的孩子,对外公陶龛学校毫无印象,但外公的形象却如影相随,影响我的一生。少年时候,外公在我的心中神秘莫测,但能感知长辈们在小心翼翼的讲述中掩盖不了的崇敬之心。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位客人,他送给我一大盒国外的糖果,临走时摸着我的头对我说:你外公是个了不起的人,你要永远记住他。后来知道我才知道他叫谭正,是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首任院长谭云山的儿子,当年因父母出国,他与哥哥谭中俩兄弟均留在陶龛读书。
血性教育让他们受益终身,自此,对外公是个了不起的人有了初步的概念,[因为在此之前,都很回避的,为什么呢?因为我的长辈们每次政治运动就要被迫作检查,所以这个事使我对我外公有了个初步印象,晓得他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一直到八十年代改革开放,从老校友们重建陶(龛学)校的无比热情中,尤其是在与老校友李如初老人、胡夕宾(编者注:胡夕冰)老人的接触交淡中,有了进一步的关于外公是个了不起的人的感性认识。[因为李如初先生,他一直和我保持通信联系,直到他在加拿大去世,所以是,他对外公真的是像父亲一样。]真正让我从历史的迷雾中走出来,让我上升到了一个理论的高度去理解外公为什么了不起,是我读到了您写出的这几本关于外公的著作。
历史尘埃的厚重,世人对宝藏的漠然,该是有多么坚定不移的志向,多么坚韧不拔的毅力,才能让外公教育思想重新闪烁光芒?具有高度历史责任感的您“咬定青山不放松”,为了发掘宣传罗辀重的教育思想,上世纪九十年代,您曾在娄底市(编者注:县级)政协、人大的会议上三次提案,三次均失落。但您没有失落,搞起了个体研究,出书并主持罗辀重教育思想研究会。为了引起官方的重视,您曾自费去北京,想当面向教育部领导汇报,结果无果,打发到信访办,信访办的同志见来人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一位被埋没的教育家,很感动,答应联系部长,仍无果。2000年,您在《湖南教育史》省内专家评审会上,力推罗辀重(教育)思想,最终于2002年,罗辀重及其《血性素养教育》思想终于正式载入官方史册,从此,才有了官方认定的教育家地位!
人是时间的过客,但文化总是要流传下去,不断推动人类的进步。佘先生献出自己的全部精力,顽强地从事着这项不朽的事业。佘老曾说过:如果罗辀重先生的生平事迹在我们这一代人的身上被埋没,其教育思想被失传,我们就会既对不起前人,又有愧于后人。强烈的历史责任感,源自于爱国爱民的大爱。冥冥之中,您和罗辀重(先生)的心灵相通。他作为留学生,谢绝高官厚禄,全心全意办陶龛;您作为一名高级教师、政协委员,放弃舒适安逸,奔波劳累述陶龛,您不愧为是外公“血性”精神教育思想的传承人、践行者。
作为外公的后人,我只有惭愧,只有对您不尽的感恩!您发掘出外公的宝贵遗产,如今被社会接纳开发利用,他老人家倾注一生精力创办的陶龛学校仍耸立在故乡的土地上,“血性”二字在教育领域的上空闪烁着耀眼的光辉。我坚信罗辀重“血性”教育的践行将使我们的社会变得更加美好,这是辀重先生创造和实践中国乡村教育运动的初衷,也是您发掘和宣传罗辀重教育思想的初衷!
佘先生,[以及文史馆的同志们,我今天真的好感动,我看到这本书(编者著:娄氐镇文史馆自编《以白鹭湾为标本:西阳历史文化浅探》),只是草草浏览了一遍,我看到其中有张照片,上面就有我敬爱的大姨,这张照片我从未看到过,因为我的大姨,她是我外公非常器重的,认为是接班的后人,她曾经被外公送到南京的晓庄师范,因为晓庄师范的举办者是陶行知,陶行知是他在哥大(哥伦比亚大学)的同学,都致力于乡村教育,所以他就把大姨送到南京的晓庄师范去学习,就是想她今后回来在陶龛学校出力,其实我外公有很多这样很好的想法,三姨妈就是被外公送到苏州美专,想让她学习之后回来在陶龛学校教美术,所以我外公真的是为陶龛学校把自己毕生的精力都倾注在里面,他能够在这样一个穷乡僻壤,他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留过学的人,埋头三十年,不可想象,一个人没有这样爱国的精神,因为他感到我们的国家积贫积弱,受人欺负,他想来想去只能从事教育开始,救国先救人,所以他就立下这个志向,所以我觉得这样一个大写的人,但是这么多年被埋没,他的那些教育思想那样超前……
我这次在来之前,九姨妈就讲,要我们的后人把陶龛校歌要学会,还有一首校友歌,她天天督促,我就喊起我的朋友,就一起来把陶龛学校的校歌录下来,喊到的朋友很多是从事教育的,在一起唱歌,就必须把外公的事迹讲给他们听,他们一个个感动得,因为他们在教育领域,就是讲现在当前来讲,教育的改革是一个非常迫切的事情,听了我介绍我外公在上个世纪,在一百年前,就能够搞“五育”,把“德”放在最前面,而且“无分数”教育,还有“学校家庭化”种种,我就大概给他们介绍了一下,他们一个个好感动,他们不可想象,在一百年前就有这样先进的(教育理念),现在很多学校都还在试探,还在摸索,你的外公在那个时候就有这样的东西,他们就非常感动,我们的这些朋友,很多都是长沙市一中的老师,都是名校的老师,他们就纷纷表示要跟我一起来参加罗辀重纪念馆开幕仪式,我想,这不太现实,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我今年都七十六岁了,我的朋友们都是这号年纪了,最现实的是我们一起来唱陶龛校歌,所以我们就把陶龛校歌录下了,这次我们来之前,我们在微信群里面就是这首歌在鼓舞我们,把这一次活动作为我们继承祖训的一个有意义的活动。
我就觉得在这过程中,非常的感谢佘老,要不是佘老这样的,就是像郑燮《竹石》的那首诗讲的:“咬定青山不放松,管它东南西北风”,你ZF不重视也好,你不接受也好,我就搞我自己的,认定罗辀重的“血性”教育对当前教育是非常有启发、非常有作用的。所以我觉得在今天这次“感想见面”会上,我不知如何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达。我从小在我大姨的身边长大,我大姨(后来)一直在长沙的中学里教书,大家都知道她与众不同,就是因为她身上有一种受“血性”教育的人。她在教育思想方面与众不同,我记得我与三姨妈家六个子女,她在放假的时候,带我们到岳麓山去玩,玩的时候,她自己准备了一些香蕉、水果、书呀什么东西,然后要我们每个人出个节目,就是你唱一首歌,硬是与别人不同一些,然后要你们站到那一边,就有礼物给你,寓教于乐的那种思想,在我们少年时代,很少有人这样教育子女的方法。我那时在三姨妈屋里,我特记得有一次,她在门上边搞一根钓鱼杆一样的,钓下来,你们就去捏那个砣子(类似于抓阄),砣子里头写到么子,我记得我姐姐她好象抽了一个“学爸爸走路”,条子上写着,就这样做,做了以后她就给一份礼物,所以我们那时少年时代就跟别的家庭不同。
我们现在兄弟姐妹虽然很平常的,没有当官的,不是很显赫,但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都是那种遵循我们的祖训,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人,我觉得我自己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我觉得自己没有别人那个钻营,根本没一点,所谓的心性,要做什么事情我就认真做好,我觉得这也是来自家庭的风气。心里憋好久的话,能够今天在这样一个场合,能够讲出来,我讲的这个感谢不好怎么讲,我还要特别代表我的唯一的长辈——我九姨,我九姨真的是,只有她的女儿晓得,为了这次活动,她说心里面…感到不可表达,所以我自从退休以后,很少在公共场合讲话,所以今天觉得我不会讲,但我必须讲,必须要表达。
最后,再次的感谢你们,感谢佘老,感谢文史馆的每一位同志,你们编的这个东西,我赶快拿回去。就是我这次来之前,我就联系上了陶龛的一个老校友,他今年已有95岁了,他叫做谭中,他的父亲谭云山,就是设在印度的国际大学中国学院的创始人,那时他的父母,两个崽就丢在陶龛学校,在陶龛学校受到我外公无微不至的关怀,在血性的教育方面一辈子深深的…,所以,这一次我是很冒昧通电话,告诉他这个事情,他是不是能够听见,他是不是有兴致,结果他兴奋得不得了,他就在电话里面,声音像是要哭一样,他讲你的外公是我的第二个父亲,他讲你们不能够理会、理解这种感情,你们只能理解到百分之好多,他讲罗辀重先生他对我一辈子的影响我怎么能在同你的几句话里讲好呢?最后电话结束的时候,他就讲,我跟他讲我叫小涟,很好记,是我外公给我取的名字,就是涟水,他好高兴咧,他讲,小涟,我今天好高兴好高兴,就是老人的那种声音。所以我刚才特意问到文史馆的负责同志一定要拿着这本书回去,给他看,那他会好高兴。一个人在童年受到的教育,真的是影响他一辈子。他是在印度有一个奖,叫做什么,很高的一种奖,印度政府只发给了四个人,就是他和他父亲,然后一个就是季羡林,还有一个忘记了,反正是印度政府颁给他们的学术勋章奖,很有成就。我就恭维他,你真的了不起,他讲你外公才了不起,所以我也是很感动。我回去以后,我就把我们参加这次活动的情况,首先是给我们九姨汇报,然后是谭中,把这本书送给他。就把今天这个事情…。最后,再次表示感谢!]
<

梅山苍苍,涟水泱泱 很多年以前,就与罗辀重先生的小女儿罗光玖女士有微信联系,交流多了,她要我们称呼她“罗姨”,非常的亲切。期间,娄氐镇文史馆表示要去贵州探望她,但均因种种原由被婉拒了。今年7月,在罗姨病过一场之后,有缘赴贵州探视,带去了产自涟水河的小干鱼、小虾米以及本地绿茶等土特产,也带去了大埠桥街道办事处李坤主任的问候,见到故乡来人,罗姨喜不自禁,不由热泪盈眶……。随后,陶龛学校一行又去贵州探望,向罗姨详细汇报了“罗辀重纪念馆”的重建情况。 由于娄底市政协委员们的不断推动,重建陶龛学校使之成为娄底中心城区的历史文化地标有了一系列的回应,将白鹭湾停办已久的陶龛学校与大埠桥中心小学并置,并重建“罗辀重纪念馆”。新馆定于2023年9月26日开馆,罗辀重先生的后人20多人以及一生致力罗辀重先生“血性”教育思想挖掘、推广、研究的佘国纲先生受邀参加开馆仪式。借此机会,佘国纲先生委托娄氐镇文史馆举办了这次“佘国纲先生感恩见面会”。罗姨发来信息,反复叮嘱,要为此行留下影像资料,一定要给她的后辈们讲一讲家族历史,给他们以鞭策,并以不能来参加开馆仪式为憾事……。娄氐镇文史馆便将两年前所编的《以白鹭湾为标本:西阳历史文化浅探》又补充了一些内容,重新印制,打算在“感恩见面会”座谈时分发给罗辀重先生的后人们。 “佘国纲先生感恩见面会”组织得相当成功,也达到了预期的效果,罗小涟女士代表罗辀重先生后人们一行作了很热情的发言(随后,娄氐镇文史馆在发言稿的基础上,又对照录像资料进行了补充整理)。在接下来的罗辀重纪念馆开馆、梅紫山祭扫等活动中,娄氐镇文史馆陈宇夫妇、胡业全程摄像作为资料保存。 此行的一些影像资料已转发给罗姨,娄氐镇文史馆又重点整理了罗小涟女士的发言推出。意在让更多的家乡人深入了解并理解罗辀重先生这个人以及他的“血性”教育思想,意在让各级政府部门意识到这是一笔珍贵的文化、教育遗产,值得传承下去。诚如政协娄底市委员会一位领导在视察“文史书画委员工作室”座谈时所言:“我们不是要简单的建一个学校,而是要传承罗辀重先生的教育思想,这才是最宝贵的!”


图片


图片


图片

“佘国纲先生感恩见面会”在娄氐镇文史馆座谈

图片


在新建的“罗辀重纪念馆”前合影本期编辑:莫俊、宋国洪、陈宇、黄冰、胡业

发布时间:2023/10/26 22:49:42 【打印此页】
上一篇:没有了
留言评论
  • 彭志安 美国:“血性”乃中华民族精神之精髓;佘国纲先生几十年如一日潜心研究“教育之神罗舟重先生”;为弘扬传统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所有的研究成果中均以“血性”作为主线;以“素质”、“素养”教育为目标;将在中华民族教育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永载史册!我因美国政府规定时间与佘先生的《感恩见面会》失之交臂;此乃终生遗憾!彭志安于美国旧金山
  • 秋歌(刘秋阶):“北晓庄,南陶龛”陶龛学校,是先父的母校,罗辀重先师的血性素养教育,经佘国纲老师不懈的努力,已经传扬天下。娄氐镇文史馆,为陶龛学校的史料搜集、整理,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