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辀重素养教育第四章第三节 陶龛培养的文化人

端阳坪来客:墨尔本调钢琴师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退休前三件大事 >> 教育之人研究 >> 历程成果 >> 罗辀重素养教育第四章第三节 陶龛培养的文化人

罗辀重素养教育第四章第三节 陶龛培养的文化人
发布时间:2018-04-27 18:43:13 作者: 佘国纲 来源:端阳史志馆

第四章 素养教育的实验基地

第三节 陶龛培养的文化人

 

    据1991年陶龛校友会的初步统计,从1901年陶龛义学开始,到1950年陶龛学校被人民政府接收改办白鹭湾完小为止,就读过陶龛学校的学生约六七千人,与重建的陶龛校友会取得联系的有400多人,有200多位校友的年龄超过了60岁。

按《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所说“人才是指具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或专门技能,进行创造性劳动并对社会作出贡献的人,是人力资源中能力和素质较高的劳动者”,做为小学的陶龛是谈不上培养出这样人才的。但它培养出了六、七千文化人。

什么是文化人?就是具有“血性”素养的人。互联网上流传的一个人有不有“文化”,不是光看他的“学历”、“经历”、“阅历”,而是主要看他有不有“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有不有“无须提酲的自觉” 有不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有不有“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这可以说就是“血性”素养的具体表现。“血性”素养,是“文化人”的最基本的素质。

1997年6月,一位毕业于清华大学的高级工程专家曹新给我写信说,他是“194812月毕业于陶龛小学高小44班的校友”,“初中是长郡联立中学渡过的,进行的是道德教育(师生如父子、学校如家庭)和应试教育”,“高中是在私立明德中学(大学之道在明德),也是道德加应试”,“大学是在清华大学,进行的是思想改造(划清劳动与剥削、公与私、敌与我的界限)和严格的课程教学”。他认为:“这四个学校都是知名学校。”但“回想起来,还是陶龛小学是实行真正的素质教育”,在血性“素质教育中絲毫没有降低文化水准,在应试过程中也通常是攻无不克的”。他的“终身职业是工程技术”,但对罗輈重主持的陶龛学校的血性教育思想“永志不忘”。

陶龛学校培养的“血性”素养的文化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成为人才。

2009年,湖南民俗文化研究专家曽有幸回忆说:“輈师去了,可輈师的教育思想永传民间。记得还在我很小的时候,那个时候正是中国社会大变革的时期,生产大队选支书,大家一致推举了我大队一位曾在陶龛就学的社员,理由是:他是陶龛培养的人。好简单的一个理由,却说服了几百人的心。从而,在我幼小的心灵里也产生了对陶龛的向往。”(曽有幸:《弘扬血性精神,致力教育,勇做第一人》)

在陶龛就读过的六、七千学子,大都牺牲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他们大都是没有留下名字的英雄。有些由共产党派到国民党军队的,则由于难以找到共产党内知情人,还背上了“特务”的恶名。

    湖南娄底有个周华封,20世纪20年代初求学陶龛学校,追求进步。他在大革命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曾经去安源发动过工人暴动。1928年革命转入低潮,他逃避追捕去了安徽石棣(后为石台县),改名周世光。1934年,他联系上了昔日在安源的同事邓文仪(这位中国驻苏联使馆的首席武官,曾经担任过蒋介石的侍从秘书),通过他加入了蒋介石的南昌行营,成为情报人员。但不知是共产党派的,还是他脱离共产党加入国民党。1935年底,经过蒋介石的南昌行营的训练后,周世光到北平,担任军统北平站书记。北平沦陷之后,周世光担任军统北平站副站长。1938年,周世光曾被日本宪兵队逮捕过一次,由于应付得当,化险为夷,幸免于难。19391024日,周世光在与人接头时被捕,囚禁于北京东城沙滩的日本宪兵队,1940年被处以死刑。由于不知他是共产党派入国民党的,还是他脱离共产党加入国民党的,他在大陆既没有抗日英雄之名,亦无抗日烈士之称。我想周世光在地下会是坦然的:“大丈夫,死了就死了。”不过,其子女背着“父亲是特务”之名,在历次政治运动遭受了磨难。作为陶龛血性文化人的后代,他们亦会无怨无憾。

陶龛校友,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个个都是“血性”的榜样,人人都是“文化人”。

抗日名将宋希濂(1907-1993),字荫国,190749日出生于湖南湘乡县(今双峰县溪口)。其先辈多入仕为官,报效国家。曾祖父宋蟾桂曾追随左宗棠镇守西北边关,在甘肃省任过知事、知府等职。祖父宋公卿曾在甘肃任奉政大夫,为奉侍慈母辞官还乡,在当地被誉为孝子。父亲宋月生,曾任督总,后隐退还乡,以耕读自得其乐。他本人自幼熟读诗书, 1916年到1921年就读陶龛学校时,写的《发扬先辈精神》的作文,深受罗辀重的称赞。他在作文中写道:“中华民族是屹立于东方之伟大民族,我们的祖先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辛勤耕耘,勇敢求索,创造了灿烂的文明,享有博大精深、礼仪之邦的美称。几千年来,从没有被外人征服过,这个历史绝不能在我们这一代中夭折。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为国捐躯,在所不辞;为民造福,死而后已。

宋希濂是黄埔精英,抗日名将。192312月,广州国民政府军政部长程潜派人到长沙招收湖南青年到广州学习军事,时年未满17岁的宋希濂报名应考,弃文从戎。19245月,黄埔军校成立,他又考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他参加过国民革命第一第二次东征、北伐战争和“一二八”松沪抗战。他率领的三十六师,在淞沪会战中与日军血战近3个月,先后4次补充兵员,以牺牲1.2万人的代价,谱写了一曲抗日壮歌。1938年武汉会战,他亲临前线指挥七十一军,被授予华胄勋章,后率领十一集团军在滇西年多抗战中,战功卓著,获得了国民政府的青天白日勋章和美国政府的自由勋章。

宋希濂在陶龛求学期间,罗辀重还在美国留学和刚留学归来重主陶龛学校,尚未提出“血性”校训,但“努力做人”始终是陶龛学校的教育宗旨,宋希濂深受教益。1939年,陶龛学校师生抗日爱国热情高涨,联系这位时为抗日将军的老校友。他表示愿做陶龛的名誉校友,并将11集团军后方仓库的部分枪支弹药借给母校,让学校导师得以实地演习射击。罗辀重为表彰宋将军英勇抗战和关心支持抗战民众的事迹,特在《陶龛日报》发表“向宋将军敬礼”的文章。但也有位陶龛教师用“石燕飞”的笔名,在《民风日报》撰文,揭发宋将军短处和隐私。宋希濂对此不加计较,还当面训斥因此事捣毁《民风日报》的堂兄弟:“如今连蒋先生都挨骂,我宋某挨骂算得了什么?”并督促堂兄弟给《民风日报》道歉赔款。抗日战争胜利后,宋将军又捐款为陶龛营建“造血楼”(即陶龛学校40周年纪念堂,竣工后命名为“樾山学舍”。这种“做人的风范”,让陶龛精神得以发扬光大。

陶龛娄底校友彭微萍,20世纪20年代初就读陶龛学校。1924年考入湘乡师范讲习所,隨后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担任社会主义青年团湘乡县特别支部书记职务。不久转入中国共产党组织。他努力学习革命理论,积极投入火热的革命斗争。1925年上期,受聘为湘乡私立美秉小学教员,以教书为掩护,有计划的开展了反帝反封建的宣传发动工作,传给民众以救己的方法。1926年秋,他考上了黄浦军校政治部的速记员,1927年北伐时,担任北伐军随军记者,写过不少文章。“四·一二”政变发生后,他和军校政治部的同志,在代校长方鼎英掩护下,乘轮逃离黄埔,辗转来至武汉分校。“七·一五”事变后,他又离开武汉,潜至九江,几经周折才回到家乡。1928年,他任教于启明小学,湘乡团防局曾派枪兵来校缉拿先生,因有群众通风报信,巧为掩护而脱险。他原彭士浩,1928年秋潜入南京,改名为彭微萍,往来于南京、上海间,寻找党组织,但始终没有找着。后来至皖南石埭的崇实中学任教,课余广阅医书,并向名医求教,从而提高了中医的医疗水平,并基本上掌握了西医的原理。直至1937年冬,在抗日烽火中他举家回到家乡湖南。后与娄底的老地下党员傅三同志创办“抗敌书报社”,开办“战地救护训练班”。1939年春,在地下党员陈素同志任校长的湘乡图南小学当国文、英文教员。1940年秋至19414月,在国民党八十七军政治部任中尉政治队长,从事抗日宣传工作。后因憎恨国民党的腐败,愤然离职回乡,开设“微萍中西医院”,又在湘乡谷水开办诊所。

彭微萍一生坚持“血性”做人。他不慕荣利,尽职尽责;不惧风雨,坚守独立人格。 他教书、行医近五十年。教、医均有盛名。“文革”开始时,他被打成“黑帮”、“反动学术权威”。19697月,又被“定为叛徒,遣送回乡”,并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他在娄底家乡劳动改造,在生产队出工,在家煮饭、喂猪。他身受冤屈,毫无怨言,还志图进取,整理完成了多部著作,总计约45万字。1973年被平反后,已年逾花甲,还多次为春元中学教师举办了“古汉语讲座”,无槐为陶龛血性文化人。

台湾陶龛校友李如初,1923年在陶龛求学,后又到陶龛服务,前后不过三年,但受主持人罗辀重先生教益特多,受陶龛“血性”教育颇深。他踏入社会后,“做人做事,信守原则,从不逾越”,在抗日战斗中“曾三次枪口救人,三次请让考绩给同事”,别人视他为“傻瓜”,他则“始终助人为乐”;“见义勇为,嫉恶如仇,曾冒死检举贪污”;“凡遇操守不良,作风乖僻长官,莫不深恶痛绝,想尽方法回避,即使信托有加,升官升职,亦不接受,甚至立刻求去”,被人称为“不信邪”的标准“湖南骡子”。入台后,他闻知辀重先生逝世,除了将仅存的已经褪色了的辀重先生青年时代的照片放大,悬挂室内,朝夕瞻仰拈香行礼外,并依大陆家乡习俗于每年中元节另备冥钱化奉,以表崇敬,藉励志节。他还在台湾报刊上发表文章10多篇回忆陶龛求学经历,先后回大陆主持参与陶龛学校的活动三次,每次都作了长篇发言,讲述自已在陶龛所受的血性教育。

20世纪80年代重建的陶龛校友会联系上的校友,不少参加过大革命、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们遍布全国21个省、市、自治区和港、澳、台,以及美、英、印度、巴西、新加坡等国,有从事教育工作的教授、教师和各级教育行政工作干部;有从事新闻工作的报刊杂志的社长、总编、编辑和记者;有从事经济工作的高级工程师、经济师;有从事军事工作的将领,师、团、营、连、排军官和战士;有从事行政工作的省、地、县、乡、村干部;有企事业单位的职工和身居乡村的农民。他们“在事业上都是克勤克俭,兢兢业业的;在处群上没有投机钻营、弄虚作假之辈。特别是十年浩劫时,陶龛学校的校友,始终保持为人的本色,既未出政治掮客、政治扒手,也未出打、砸、抢的……’。”(《陶龛九十校庆文献》)

湘乡市崇山乡的刘炳辉,1937年离开陶龛入国军军校,远征缅印,在枪林弹雨中出生入死。十年浩劫受尽折磨,毫无怨言。1999年,80多岁的他,写信鼓励鞭策我,要我让“血性精神普及大地,光芒全球,为人类谋幸福”。

新疆石河子市南山水泥厂会计师周森林,1932年10月出生于湖南湘乡。1946年毕业于湖南私立陶龛学校,1950-1954年在湘乡教书,1955-1962年在当地区、县政府工作,1963年访友进修在新疆石河子南山水泥厂从事财务会计工作。在工作期间,先后多次参与和组织了该厂生产技术改造、节能创效、使该厂年产能力分别由3.2万吨规模,再上升到20万吨规模,在财务上节省投资30%,多次被农八师石河子财会学会,及石河子科协自然科学专门学会嘉奖,198812月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授予从事财会工作30年,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做出了贡献的荣誉称号。

广东教育学院教授朱帆,1928年出生于湖南湘乡,193   年就读陶龛。1949年参加革命,1953年毕业于华南人民文学艺术学院。历任《华南文艺》、《广州工人文艺》编辑;《广州日报》记者;广东教育学院教授等职。1989年离休,1991年受聘广州市文史研究馆馆员。他从青年时代起即开始写作生涯,抗战胜利初期便发表作品,间任《湘乡民报》副刊《学园》主编。参加革命工作后,一直坚持写作,多年来,在国内报刊发表各类文章,总计百万余字;在高校任教其间,有十多篇学术论文发表于省市级以上学术刊物;并与芦荻合著《刘禹锡及其作品》,个人专著有《古今词趣》、《新编增方贤文》、《新蒙求》等。离休以后,转向致力于旧体诗词吟咏,其作品散见于各省市及海外之诗词刊物,并被编入数十种选本;自编有《两乡楼诗词》、《两乡楼诗词存稿》;同时又从事楹联的创作与研究,所撰楹联悬挂于国内多处山水景区,并在《羊城晚报》、《晚会》等副刊上发表联话约百余篇。曾在多次举办《朱帆诗展》,展出自书诗;省内书画家书写其创作或配画之诗词。广东电视台曾摄专题片《布衣朱帆》介绍其生平及创作道路,中央电视台同时播出。

香港实用书局的龙良臣,1915年出生,湖南省涟源市人。20年代初就读陶龛学校,深受“血性”教育熏陶。30年代即参加中国共产党。

1940年冬,经营中药材的二十五岁共产党地下党员龙良臣,在涟源的富田桥村邀集同党刘石渠、朱昌模、张翅翔、黄秉一、胡基立、钟资兴等人,加上当地的知识青年,先后办起了读书班、补习班,以学习为掩护进行地下抗日活动。19412月,再共同创办绕竹小学(于今荷塘镇),继续对学生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安排阅读鲁迅著作《故乡》和译作《表》等,并教唱抗日歌曲,同时请作家蒋牧良讲课,传授马列主义以及共产思想。这些作为的政治影响力不小,引起湘乡县国民党县党部的注意,于是同年秋天,湘乡县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王国焘,县长张中宁等人以考察为名,专程到学校侦察,警告龙良臣等人不要再从事政治活动,进而逼迫龙良臣离开学校,绕竹小学遂因此停办。

1942年冬,龙良臣又集资在桥头河开办求知书店,销售鲁迅、茅盾、巴金等作家的作品,也秘密贩卖《共产党宣言》、《论持久战》、《毛泽东自传》等书刊。1944年两次遭湘乡、安化国民党县党部和蓝田三青团(三民主义青年团)查抄,均经多方斡旋才得以开脱。1945年,求知书店出版发行蒋牧良的《十年》及朱昌谟编的《时代火炬》半月刊,在抗日主张与共产思想的宣传上一如过去积极,直到抗日战争胜利后,求知书店搬迁到长沙,龙良臣却遭国民党通缉,终在四○年代末期离开一心经营的求知书店,与太太成氏移居香港。

到香港后,龙良臣于油麻地广东道开设求实出版社。出版社甫运作即出版许多思想性的著作,如《论走私主义的哲学》、《社会发展史解说》、《新民主国家摡况》、《新少年政治常识读本》、《文艺与工农》等等,也发行不少新文学作品,如秦似的《在岗位上》;聂绀弩的《元旦》、《二鸦杂文》、《海外奇谈》、《寸磔纸老虎》;楼适夷的《四明山杂记》;蒋牧良的《老秀才》;宋乔(周榆瑞)的《江南旧事》;洛风(严庆澍)的《人渣》等等,还有大量与中医领域相关的书籍。这些出版品早期仍在版权页印上总经销处为长沙的求知书店,可见龙良臣对最初投身出版业的起点如何念念不忘,即便当时根本无法回去长沙。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来港的文化人士纷纷返回大陆国,求实出版社也告一段落,龙良臣则在旺角的西洋菜街另起炉灶,开办了实用书局,一直办到2013年离开人世。

尤良臣固守了一甲子的文化事业2000年,端阳史志馆在湖南娄底成立,成立之初对外募集相关文献,龙良臣得知消息后,即整理两大箱各类史料、年鉴、方志来共襄盛举。奉献书本以传接文化,是龙良臣开设求知书店起便一直努力不变的目标。2005年,端阳史志馆以「四化行春新岁月;九旬益健老青年」寿联庆贺龙良臣迈向九十高寿,超过一甲子的岁月,只专心做好一件事情,不论是出版社还是书店,龙良臣对于文化人士的尊重与协助,都让人津津乐道,其中需要的勇气与毅力,是多么令人敬佩与折服。

有“血性律师”之称的王工,19299月出生于湖南沅江。1939年至1941年,他慕名求学于陶龛学校,深受罗輈重血性素养教育的薰陶。他从陶龛毕业后,上中学、进大学,像罗輈重宁可不当校长也不参加国民党一样,宁可没学上也不参加三青团。

1949年,他在中华大学的学业尚未结束就带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他本名王兆晃,参军时改名“王工”。他说:“我的名字叫王工,工字上面不出头,所以我不能为士,成不了硕士、博士,当不了大学者;工字下面不出头,所以,我也当不了官。”然而,他入伍后不但当不上官,还被动员转业。原因是组织上不相信“国统区”的大学生不是国民党,连“三青团”也不参加?组织说:如果承认参加过,便没事。而他又不愿意违心地承认自己参加过,于是只好背着“历史不清楚”、“可能不老实”的黑锅转业到安徽省蚌埠市。

1955年他被证明为“忠诚老实”。然而不到2年,因为“忠诚老实”,他又被划为“右派”,被“无产阶级专政”的手铐铐到白湖劳改农场。1963年,他被甄别平反,成为了“平反右派”,被放到中学当教师。又不过2年,他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又被做为“大黑帮”给揪出来批斗。

1978年,王工被彻底平反,到蚌埠市中级法院从事协助校对、书写判决文书的工作。1979年,通过自学成为“文革”后的第一批律师。1988年,当选为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他破一至六届全国人大没有律师和人大会议代表即席发言记录,并领衔提出制定律师法、监督法,主张民间对日索赔。因为代理了诸多与水利相关的案子,他被封了个“水律师”的名号,还担任过原水电部等部门的法律顾问。2010年,已是耄耋之年的王工挂牌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还开通了博客“耄耋律师法治梦”,发表了几百篇文章和评论,无愧于“血性律师”的称号。

陶龛学校的素养教育注重发现发揮学生的潜能,许多有书画艺术天赋的儿童得以发现和培育。有这种天赋的陶龛校友,除了牺牲在抗日战场的,他们大都在书画雕刻艺术方面,成就斐然,如广东教育学院的朱帆,台湾的萧一苇等。更为突出的是,他们都能血性做人,不慕名利。

涟源教师进修学校教师周正初,20世纪40年代末就学陶龛学校,从小就钻研雕刻艺术。1999年,在罗辀重诞辰一百一十周年之际,他交给我《“字典先生”》、 《“文明戏”引我转学陶龛》、《耳目一新的教学方法》、《神奇的博物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血性”伴我一生》、《欢迎解放军》、《痛失辀师》等八篇“回忆录”。他在“前言”中写道:“我儿时先后在四所小学读过书,最最难忘的是陶龛学校,是辀师,是‘血性’。几十年来,不管我在什么地方碰到陶龛校友,对于陶龛生活无不津津乐道。‘血性’二字让我们倍感亲切。”

2000年75日,周正初来娄底,说要为我制作端阳史志馆馆牌。我知道他是陶龛校友,但却还不清楚他对篆刻、竹雕造诣很高。后经了解,他是雕刻名家,为湖南省老年书画家研究会及省音乐教研会会员、涟源市书画研究会副会长;被中原书画研究会聘为永久的高级书画师,作品多次在各级展览中获铜奖、银奖、金奖等,并有少量流入台湾、美国等地、还为文物保护单位、风景区书刻大理石碑版。他的主动到来,解决了我的急需。1228日端阳史志馆揭牌之前,他如期送来馆牌,还有一幅竹雕对联。

正如一位叫陈芬涵的先生所说:“周正初先生,是少有的真正做到不慕荣利、专心篆艺的一位长者,从小钻研篆刻、竹雕、瓷雕等,现在作品已达相当高艺术造诣,展览中常有人欲出钱买他作品,他干脆钤印非卖品,常有权贵登门求予篆书,他托词谢绝,如碰上久来投缘又令他重视的本真诚恳人,他就反而不先告知就帮作好篆书或竹雕相赠……真是少有的怪人!值得尊敬的长者!”

 “少有的怪人”,在陶龛校友中并不少。

油画家罗尔纯,1930年出生于湖南省湘乡县,从小喜欢画画。少年时代就在学校的石印校刊《陶龛旬报》上画插图和记事画。1946年至1950年就读于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师从颜文梁先生。1951年毕业分配到北京,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创作干部。1959年后在北京艺术师范学院、中央美术学院任教。他是中国第三代油画家的重要代表,有“东方的梵高”之称。

代表作品有《望》、《鸡冠花》、《咪咪》、《傍水人家》等。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并获奖。在中央美术学院、上海美术馆、广东美术馆以及北京、巴黎、纽约、台北等地知名艺术机构、画廊举办个展。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广东美术馆等多家国内外知名公共及私人机构永久收藏。

但“罗尔纯并不流行”。 他对世俗名利,淡然处之,被人称为是“最低调的油画家”。很多人称他为大师,他只是平淡地回应说:我不是大师,只是一个老师。有人说他是“东方的梵高”,他说:“我不是梵高,我是罗尔纯。”在一次画展上,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先生很喜欢他的画,说:上海需要你这样的画家,艺术家就应该这么画。身边人开玩笑,说他才是真正的大明星,他没有言语,只是笑笑。有人在其作品研讨会上说:罗尔纯先生的话很少,可是画很多。这个对比很生动,很实际。罗尔纯说过:我不爱干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潜心作画能让我乐在其中,我不喜欢说多余的话,也不参加多余的活动。其实,他是将自己要说的“话”都倾诉在他的“画”里了。

可惜的是,这位“话很少,画很多”的真正的大明星,亡于20151028日屋中火灾,大批珍贵画作也与他一起在火灾中损毁。街坊居民说,罗尔纯“人很谦和,会跟陌生的街坊点头示意。不像艺术家,但感觉很有内涵。悲剧发生后,才知道他是一位油画大师”。

罗尔纯火灾遇难,享年87岁。一位老邻居称,此前曾见到罗尔纯外出买菜,精神状态不错,看不出像个八十多岁的老人”。

是的,如果没有战争、天灾人祸,陶龛校友大都是长寿之人。

20世纪八、九年代以来,我在研究“教育之人”罗辀重时,所见到的或虽未谋面而有书信往来的陶龛校友大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与他们谈起“长寿之谜”,都说是“辀师”“血性”教育所赐。

1999年10月,落款“八旬老人”的湘乡崇山乡陶龛校友刘炳辉,给我来信说:“久仰盛誉,未覩芝颜,甚念”,“每当思念辀师丰功伟绩,德高望重,不禁泪如雨下,悲切万分。而今又突出一位不惜代价倡导和继承‘教育之神’之伟大思想家‘佘先生’焉,不亦乐乎”!他在信中谈到,自已是个“抗日战士,起义人员”,1937年离开陶龛学校,后来“入军校,远征缅印、湘西诸役,荷枪林冒弹雨,出生入死。尤以十年浩劫受尽折磨……”他认为:“血性”精神是他“飘流生涯几十年而侥幸救残生之在”。

1991年,陶龛九十周年校庆,长沙校友胡夕冰在《追怀往事,无限深思》一文中说:“我离校66年了,回想当年,恍如昨日”,1926年离开陶龛母校,后又“从湖南楚怡工业学校毕业后,随即参加修建株韶铁路工程,积劳成疾,患严重吐血二年”,19356月不得不扶病回到陶龛母校,“辀师对我关怀备至,亲自给我安排住宿,还出示,指出一篇《病肺十年》的短文,要我学习,鼓励我要象该文作者一样,对治疗疾病要有顽强的斗志和乐观的精神。这些宝贵的启示,使我增强了力量,树立了信心。当年尚无治疗肺结核的特效药,而我连续吐血12年,终于不药而愈。这真是一个奇迹。现在我已活到78岁,生命力还很强。有生之年,可能说皆辀师之所赐也。”

1998年,胡夕冰84岁高龄,倡导编写了《楚怡工业学校校史》。2008年,胡夕冰94岁,又倡导编写了《楚工百年纪念文集》。2013年,已是百岁老人的胡夕冰又出席了楚怡工业学校校庆。

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不可抗拒,但可延迟!长寿在于养生,养生在于心态。

胡夕冰说,他的心态就是“来日方长”。 20063月,我去拜访涟源渡头塘的陶龛校友罗方林,他70多岁了还在水田中劳作。我问他:“为什么不休息?”他说:“辀师说了,人没有休息,要是休息了,就是死了。”他的心态就是“劳作不休”。

陶龛学校培养的文化人,如果没有不可避免的天灾人祸,大都是具有 “来日方长”、“劳作不休”心态的长寿之人。这种心态源于“血性做人”。因为“血性做人” ,就要“不慕荣利,尽职尽责;不惧风雨,坚守独立人格;不发牢骚,肯替别人着想”,就会“自然长寿”。


 

 


上一篇:无  下一篇:陶龛年鉴7(1924-1926)
相关评论more>>

欢迎发表自己的高见!